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:平凡文学 > 重生之乡路漫长最新章节 > 第六十五章 回程(一)

重生之乡路漫长 第六十五章 回程(一)

最新网址:www.pksge.com
二舅妈威武~~~~这一下炸出来这么多同志!

    这一章有点儿长,我就给腰斩了,先发一部分,剩下的晚上发,八九点吧,算不上加更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、

    、

    这是宝然两世以来所体验过的最难忘的一次旅行。

    暗沉沉的车厢里,小宝宝刚刚被喂饱了奶,结束了又一个阶段的哭闹,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。蒋大姑也已累得昏昏沉沉,靠在车厢板壁上,席地而坐,头在胸前一点一点。在她身旁,分别依偎着宝然宝辉。宝辉早已睡熟,护在最外边的蒋叔也隐隐开始打起呼噜。宝然外边,宝晨紧搂着她,微闭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,但宝然确信他没有睡着,车厢顶上一盏灯透过灰蒙蒙的玻璃罩洒下了昏黄的一片光,打在扬起头靠着车板壁的宝晨脸上,略嫌秀气的睫毛一根一根,拉下了长长的阴影。他的人虽是一动不动,睫毛却不时地一眨一闪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五人……好吧,六个,在这节车厢里占据了一个黄金位置,紧靠拐角,每个人都有车厢壁可以依靠。

    是的,车厢里没有座位,一个也没有。大扇的推拉门,高过人头的小小气窗,以及四处弥漫的刺鼻膻味儿,无不昭示着这趟列车的真实身份,那就是闷罐车。这种车除了专用的军列,平时基本上不会用于载客,设施简陋,车速缓慢,毫无服务可言,但它有一个最大的好处:便宜,票价是普通客车的一半儿。蒋姑同蒋叔都很庆幸,居然能赶上这样一趟实惠的车子,这一下能省下近二十元,一个月的用度呢。

    唉,宝然想,有时候,无知真的是种福气。就像现在,宝辉安然地睡着,全然不顾地板上的污渍,空气的浑浊,和抑郁沉闷的哥哥。他还小,还不很明白兄妹三个的确切处境,但这个年龄也足够了,足够他留下清晰的记忆,待长大后慢慢回味,渐渐明了。

    宝晨很不幸,已经具有了超出年龄的敏感与情商,所以华丽丽地忧郁了。虽然在进站时,他对着二舅和二舅妈骄傲地露出了微笑,坚强地挺直了脊背,可宝然明白,在拼命扎下了地盘,火车启动之后,他暴躁,他烦闷,他其实是很想发泄一番的。

    可是不能,尽管要一个不满十一岁的少年抑制住自己的愤怒有些残忍,但他们现在没有可以尽情发泄的条件,他们没有这个资本,也没有这个能力,他们只能听着,看着,记着,待以后用也许几年几十年的时间去体味,去改变。有些时候,发泄过了,痛快过了,留下的却只有无力和失落。有些事情,忍受住了,坚持住了,沉淀下来,就是经历,是财富。

    所以一安顿下来,宝然就拉住了宝晨的手,紧紧地靠着哥哥,听着他的心在并不强壮的胸膛里砰砰跳,感受着他的身体一阵阵止不住的轻颤。宝然没法儿说什么,只是尽力地依偎着这个哥哥,像是靠在一起取暖。直到他的呼吸心跳渐渐平稳,身子也渐渐沉静下来,直到他的僵硬松弛下来,反过来将妹妹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宝晨太聪明,不稀罕别人的安慰开解,只要能陪着他,安稳地自己迈过这个坎儿就好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起来,闷罐车里煎熬了一个晚上,几人的精神头都明显的差了一大截儿。倒是宝晨经过这一夜的沉静洗炼,虽然眼睛有些干涩,人却显得抖擞稳重了许多,只是脸上神色还是端凝冷清,隐隐透着些生人勿近的气息。

    错事儿又不是他们做下的,已经是吃了亏受了欺了,再因为别人的错误养成个愤世嫉俗讨人嫌的毛病可就太不值当了。所以宝然一路毫无顾忌亲亲热热支使着蒋大姑和蒋叔,她支使得越欢,蒋家姐弟却是越安心,乐乐呵呵地为她做这做那。渐渐的,宝晨同学也不知是想开了还是领悟了,周身慢慢解冻,脸色也逐渐温和起来。

    宝鸡下车,几个人连站都没敢出,出去了万一再买不上今天的票进不来,住下了又是不可预期的拖延与花费。蒋叔跑来跑去陪着笑脸打听了,半夜有一趟过路车,好像是徐州发过来的,这个他们倒不在乎,只要终点是乌鲁木齐就行。

    找了个站台零售亭的背风口,蒋叔捡了些破纸箱在地上垫,蒋大姑紧搂着儿子,又将宝辉宝然叫过来靠在胸前。蒋叔和声对宝晨说:“娃儿,过来一起暖暖吧!还要等得三个钟头来,夜里冷,莫要冻坏了!”

    宝晨一直淡淡地看着他们,闻言自己紧了紧身上的棉衣,跺跺脚,没动。

    被裹了棉被塞在蒋家姐弟中间的宝然向他伸出手:“哥哥,哥哥。”宝辉跟妹妹挤在一块儿,也望着自己的大哥。

    宝晨终于过来坐下,环住自己的弟弟妹妹,也靠紧了蒋叔。蒋叔就微微笑起来,将自己身上的大棉衣挪出大半,密密地盖住了兄妹三个,在宝晨的背上轻轻拍拍,“好娃儿呢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的北方正是最冷的时候,尽管大小几个人努力地挤在一起,还是被冻得无法安卧。尤其是在最外围的蒋叔,虽然他声音微颤地一直说没事儿没事儿,可宝然他们都能感觉得到,寒冷透过了他尽力张开的身体,一丝丝地渗了进来,更何况外面无遮无拦的他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宝晨也挨不住了,摸了摸弟弟妹妹身上,也实在不怎么热乎,站起来说:“这样没用。”蒋叔也意识到不妥,拉了大家起来说:“都起来走走还要得,再不行跑两下。大家坚持一下,上车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宝辉到底年幼,蹦跶了几下,来了精神,开始在站台上疯跑。等宝晨将他逮回来,已经是大汗淋漓,站在那儿兴奋地对着宝晨和宝然说笑比划,这边的列车毛毛虫一样,那边一节节的车厢黑压压的满是煤炭,怎么也没有盖子,跑起来不会被风刮跑的吗?宝然皱眉,袖子里拽出条小手绢儿来给他擦汗。宝辉不耐烦地左躲右闪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蒋叔花钱买了包干饼,又见蒋大姑抱着个孩子在外面勾肩缩背地来回跺脚很是可怜,那小亭子里的售货员好心,开了小门让她带着宝晨兄妹挤进去暖一暖。蒋叔在外面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挤上了车,真是万幸,现在还不是客运高峰,再加上这时候的年底,往往是出疆的人远远多过进疆的人,等列车开出不久,蒋大姑怀里的孩子哇哇哭,蒋叔四处陪好话,宝然扬起她的无敌笑脸,宝晨兄弟眼疾脚快,连抢带占,连问带换,几个人最后居然盘据了一张三联的座位。

    蒋叔欣慰地笑着说:“这会儿好喽,安心坐到就等到家喽!”又张罗着打开水,催促大家趁热吃点好休息。大伙儿都是疲累不堪,没太大的胃口,草草吃了些泡干饼就倒下睡了。

    宝辉吃了两口就说不喜欢,连水都不愿意喝,躺下了却哼哼唧唧翻来覆去就是不肯睡。宝晨被他闹得有些烦:“你要是不睡,起来坐着,我和妹妹先睡会儿!”

    蒋叔早就钻到了座位底下,蒋大姑抱着孩子蜷缩在靠窗的角落,兄妹三个两两轮换着在外面座位上挤挤躺下睡。宝辉被宝晨教训了,也不起来,也不睡觉,还是左翻右翻。宝然发觉不妙了,伸手在他脑袋上一探,糟糕,发烧了!

    www.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★★平凡文学★★ 如果觉得重生之乡路漫长好看,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