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:平凡文学 > 重生之乡路漫长最新章节 > 第三十七章 理短

重生之乡路漫长 第三十七章 理短

最新网址:www.pksge.com
这几日,不住在一起的三舅和三舅妈也过来帮忙,按家婆的习惯,年三十的团圆饭,儿子媳妇们是要聚到一起吃的。等到了初二,媳妇们回娘家,做姑爷的跟着上岳家拜见,女儿们回来拜年,初三就是远些的亲戚互相拜访了。

    二舅一家同家婆大舅是分家不分灶,三舅一家则是彻底分出去了,因此过来时,还提了猪肉粉丝灌肠以及烟酒等物。三舅一家有岳家帮衬着,又是分门独过,负担较轻,日子过得要滋润许多,因此出手比较大方,三舅妈为此很是得意,在二舅妈面前总是高昂着头。

    二舅妈却是同样的看不起三舅妈,“一天的媳妇都没做过,就晓得拘了汉子自家屋头做懒婆娘,连个娃儿都生不出来,还有脸孔到我面前显摆!”

    、

    三舅家一连两个都是千金,很被二舅妈所不齿,她自家算是龙凤双全,又自认身为次子媳妇而奉养了婆婆,忠肝义胆可撼天地,全家人都该感激涕零并上节表彰的。

    偏三舅妈不吃这套,只说二舅妈这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。家婆并未上了年纪,身体爽利得很,哪里用到她来照顾?倒是二舅家里的两个孩子,从小就甩给家婆带着,省心省力不说,明里暗里要家婆贴补进去的,不知有多少!就算是一起吃饭,出了的那几斤糙米,够谁吃的?还不够兵娃儿那只小狼崽儿填肚子的吧?还好意思说什么鸡啊鸭的,名分上是二舅的,整天的都是谁给看着的?居然也拿到自己跟前来说嘴!

    三舅妈撇着她怪好看的一双小薄唇:“我虽说是没得在家婆屋头伺候,可是该有的丁点儿没得少给!再说喽,我可是分清白明地一根线头都没得沾到家里的,二嫂她也好意思,和我来比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三舅妈已经过来帮忙,此刻正同宝然妈一起分拣着胡豆,挑出大个儿白胖的在水里分批泡涨了,好拿去炸酥蚕豆。

    宝然妈既不反驳也不帮腔,只笑笑地听着,手里不停地翻翻拣拣。

    三舅妈继续挑拨:“看看你家的宝晨宝辉,再看看这宝然娃儿,自家爸妈手里养着就是不一样!不是我说,你家宝晨宝辉这一年来啊,可是吃了不少苦头,看到我都心疼!晓得你们是爱惜娃儿的,放在这里也没说就撒手不管,三天两头的衣料,吃食,现钱票子贴补过来,可你们晓不晓得,到底有多少真贴得到你自家娃儿身上?别的不消说,看看宝晨宝辉那身衣裳,哎呦呦,愣是吊起个手脚筋筋!”

    宝然妈手上顿了顿,继续干活儿,不置可否地说:“这个年纪的孩子,是长得快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喽!家婆是个公正分明的,惯到不会偏哪个!可惜啊,这边这个家说是分到过,暗背后不晓得被哪个把持了去了!她自家脑门上黑黢黢,倒是好意思拿着我来说嘴!”

    宝然抱了几颗胡豆趴在八仙桌上拣子儿玩,配合着三舅妈的絮絮叨叨很是开心,再对比了昨晚二舅妈在背了人在妈妈跟前饶的舌,就更是有趣。

    小日子嘛,就是得这样子过,斗斗嘴,吵吵架,看看热闹,听听八卦,尤其是看着别人家的乐子,那可是最有意思的了。

    、

    转眼就到了二十九,厨房里煎炒烹炸,开始全面总攻了。

    宝然妈也挽了袖子上阵帮忙,推磨裹汤圆,烧水煮腊肉,架柴熏香肠,甚至杀鸡宰鹅,猪脑壳褪毛,厨房里整天烟熏火燎,雾气腾腾。

    珍秀姐姐非常懂事儿,不停地跟着后面打下手,被忙碌的大人们支使得团团转。几个小子就指望不上了,只知道兴奋得满屋满院地乱窜,不时地摸进厨房,趁人不备捞一片黄澄澄油汪汪呈半透明的腊肉塞进嘴里,再挨上几句叫骂被赶出来,满脸的幸福与满足。

    男人们的工作在厨房外,上至修墙补梁,下到除尘扫灰,务必要做到干干净净迎新春,欢欢喜喜过大年。宝然爸算是娇客,凑合到哪儿都被人推出来,不让插手。

    、

    宝然爸帮不上忙,又看不上宝晨那个没出息的馋嘴样儿,便抱着宝然,又拘了宝晨宝辉兄弟俩,在卧房里说话。

    端起了父亲大人的架子,宝然爸先是问了兄弟俩对与父母妹妹久别重逢的感想,又让两人分别对自己这一年来的客居生活作出归纳总结,并强调,自己尤其希望能够听取到有关开瓢儿事件的当事人详细汇报。

    很快宝然爸便明了,至少这两只在兄友弟恭这方面做得还是相当不错的:宝辉根本就是条应声虫,跟在宝晨后面重复着一模一样的字句,难为他以六岁的年纪居然也能复述得分毫不差,连表情语气都模仿得惟妙惟肖。宝晨倒也真是个当大哥的样子,一句话,什么事儿都是他起头的,什么祸都是他做下的,宝辉只能算是个被胁从犯。

    无奈地叹口气,宝然爸瞄准了主攻目标:“宝晨,你已经三年级了,过了年也要满十岁了,跟爸爸说说这一年来都学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这种问题对于一个三年级的小学生来讲还是过于抽象,所以宝晨翻起眼睛琢磨了半天,也没有给出任何有建设性的陈词,只是去了床边,翻出一只老旧的军挎包,“哗啦”兜底一倒,找出自己的课本来递给老爸。

    宝然爸可不是那种能够轻易就被糊弄了的,三两下把课本收拾一边,问道:“作业呢?拿作业出来我看看!”

    、

    宝晨一声不吭,痛快地搬出一摞作业本。

    江宝晨同学的作业,有个最大的特点,那就是大。语文,数学,不管是数字还是方块字儿,一个个都写得伸手展脚,顶天立地。在这样的大模大样中,漫天遍地的错误就见得尤为明显,更为嚣张的是,所有画了鲜红八叉的地方,都十分忠实地保留着原样儿……至少证明了批作业的老师绝没有冤枉他。

    宝然爸慢慢翻看着,眉头越皱越紧,不过他没有忙着发火,而是仔细查看着每一个错误,从头至尾翻阅完毕后,又迅速重头翻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……宝然在一旁默默地想,这情景,好生眼熟……老爸您手里拿的,确定是大哥的作业本而不是九阴真经?

    、

    好半天宝然爸只看着儿子不说话,也不像是生气的样子,倒像是有满腹的话儿在酝酿着,只是一时之间难以措词。

    最后宝然爸说:“宝晨啊,爸爸希望你能明白,把你们放在四川,爸爸妈妈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……具体的,现在跟你也说不明白,等你长大了自然就懂了。而且,这肯定只是暂时的,时候一到,马上就会接你们回去!你放心,不会等很长时间的!”

    想想又语重心长:“其实,你也别就瞧不起农村的学校,乡野之中惯有能人。就算是和你同龄的那些同学,也许是没你读的书多,没你见的世面多,可人家也有许多你及不上的地方,不要一味的逞强好胜,要多思考,多观察,多多学习他人之长……”

    、

    不像是在批评啊,倒像是在开解劝导。

    宝然听得诧异,装作好玩,搬过一本作业翻开了仔细一看,好家伙!这是一本数学,看样子已经学到了乘法。问题是,这个作业本里,二三位数的乘法都没出错儿,反而是一些简单的加减华丽丽地错掉了……

    再拿一本语文,很好很强大:同样的生字,基本上都是对一半儿错一半儿,而且字迹工整,个个儿的方头大脑,错得规规矩矩,错得一丝不苟……

    宝然在心里默默同情着江宝晨同学的老师,教导这么个嚣张乖僻的娃儿,那得要多么坚强的心理素质啊!

    至于么,不就离开父母一年时间,委屈成这个样子!再说了,就算这里的老师比不上团场学校的吧,可那是能比的吗?团场学校里那都是些什么人?知识越高越反动时下放过去的,能被一气儿撵到新疆的团场去,可想而知得有多反动了……

    再怎么说,人这里的老师就算比不上那些不很香的老九们,还比不上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十岁小学生?看把你聪明的,等将来吃了亏,后悔都晚了!

    回想起前世里江宝晨的表现,聪敏,天真,冲动,狂妄,直到在高考的独木桥上一跟头狠狠栽下,从此倒地再也爬不起。

    为了母亲的微笑,为了家庭的丰收,江宝然决定了,未来的峥嵘岁月里,要立场坚定,旗帜鲜明地把打击,折磨江宝晨同学,当做一项长期的,持续的战略性任务来抓。挫折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啊,虽然这娃娃貌似大了点,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嘛!

    、

    这边听着爸爸的谆谆教导已近尾声:“总之你要记住,凡事多动动脑子,光靠拳头是不行的,你拳头是硬,总还有拳头比你更硬的!上兵伐谋,记得吗?爸爸给你讲过的,别光是记到脑子里就算完了,还得要学会实际运用。”

    、

    正在这时,只听堂屋里“咕咚”一声,有什么东西撞到地上,接着就有人“哎呦”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www.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★★平凡文学★★ 如果觉得重生之乡路漫长好看,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