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:平凡文学 > 重生之乡路漫长最新章节 > 第三章 父母

重生之乡路漫长 第三章 父母

最新网址:www.pksge.com
江宝然在半夜里被饥饿唤醒。这会儿倒也放开了,当然,也许只是没了旁人在一边儿盯着的缘故,没了心理负担,熟门熟路地埋到妈妈怀里努力奋战。

    很快,她便发现自己判断错误:旁边还有人的!

    “囡囡醒了?今天在家乖不乖啊?”

    “别闹她,小东西饿了。先让人好好吃会儿吧!”这是妈妈的声音。“怎么样?你们今天去,找到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哎,找到了。幸亏去得及时,人家行李都收拾好了,估计这个点儿已经跟着连部的车子走了。孙大哥那个战友人很实在,保证说到了家先去你家看看,不管有没有消息,都马上给咱连部来电报,你就放心吧,啊!肯定没什么事儿,可能是家婆那里找不到电话,他们也没几个会写信的,没事儿!”

    家婆,就是江宝然的外婆了。

    听这动静,是老爸回来了!

    、

    江宝然赶紧地睁开眼。

    老爸很是善解人意,立马儿凑上来给她仔细看。

    熟悉的国字脸,熟悉的刀锋眉,还没有失去明亮与希望的双眼。

    江宝然目不转睛地打量着,无视老爸满脸欣喜或曰傻乎乎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就是年轻时的老爸啊!实际上老爸这会儿已经不算年轻了,将近四十。江宝然是他的老闺女了,所以格外地受宠爱。

    说起来,江宝然还是挺佩服老爸的。老爸大名江沪城,属于60年代,第一批由上海来到新疆参加支边建设的知识青年之一。那会儿还没到支边建设的高峰,不像63年以后,全国的支边热潮风起云涌,大家热情高涨,形势喜人。当初老爸以不到二十岁的年纪,离开繁华的上海,千万里地跋涉,来到当时可谓是不毛之地的新疆,需要何等的决心与毅力?又需要忍受住怎样的寂寞与惶恐?至少在宝然这一代人是无法想象的。况且,他们虽然顶着知识青年的名头,却没有知识青年的身份,来到新疆干的第一件事几乎都是打土坯,开碱地,扛石头,说白了,就是做苦力,能撑到这会儿的,无论是运气,还是耐力都算是相当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这其中,老爸的经历格外坎坷。最美最好的青春都抛洒在这无边无垠的戈壁滩上。当他情蔻初开时,青梅竹马同来新疆的恋人,忍受不了困苦,抛开他利用婚姻调回上海去了;当他在二十七岁“高龄”(那个年代即使提倡了晚婚晚育,他也的的确确属于高龄了),好不容易辗转娶到了妈妈,刚刚开始体味小家庭的幸福温馨时,特殊时期风潮刮到了偏远的农场,老爸出身还不算差,只是因多读了几年书,多说了几句话,被打翻在地,奋斗近十年而成的技术员被打回到农工;这会儿政治风暴刚刚平息,又要为儿女安危担惊受怕,做为一家之主,还得在妻儿的面前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,实在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爸爸的性格中,带着一股子当代知识分子所特有的天真和执拗。被恋人抛弃了,却并没有就此对爱情与浪漫绝望;特殊时期中被打倒了,也从没有改变过自己的信念;生活得再贫困窘迫,都不会怨天尤人。

    只是,近二十年的辛苦劳作,风磨雨折,到底给爸爸刻上了深深的印记。

    宝然曾经白皙光洁的年轻面孔,如今已是西北汉子特有的暗沉粗糙。曾经时髦锃亮的七分头,现在蓬乱灰暗,布满了灰尘。再仔细看看,两鬓甚至有了星星点点的白发。

    江宝然带些怜惜地注视着爸爸。他还不知道吧?真正的折磨与考验,才刚刚拉开序幕呢!

    、

    女儿的关注,让江沪城觉得很是得意。他当然不明白面前这个小脑袋里的九曲回肠,只以为这是出于父女天性的自然亲近,都说女儿是个小棉袄,看自己的小闺女,多好!才这么点大,怎么看怎么窝心!这样想着,江沪城不由自主地再往前凑一凑,在女儿的小脸上,轻轻啄一口。

    江宝然小小的五官顿时缩成一团。这个,亲爱的老爸啊,您好象该刮胡子啦……

    妈妈心疼了,将她抱回来,嗔怪着,“看你!扎着她啦!还有一身的烟味儿!又和孙大哥两个抽烟了吧?赶紧去洗洗再来!唉!你别碰囡囡!一会儿把手焐焐热了,看这冰的!这么小的娃儿怎么受得了!”

    爸爸嘿嘿笑着,很听话地去洗漱。不用出门,其实整个家也就这么一间屋子。门口炉子上还座着一壶热水,爸爸就着脸盆,哗啦哗啦地洗手洗脸。

    、

    就前世的经验,爸爸对妈妈也一向是相当地迁就和纵容的。爸爸高中毕业,在当时可算是高知分子了,又来自大城市,人长的高瘦,白净,精神,为人谦和,做事勤恳,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。江宝然小时候,不止一次听到周围的七姑八姨们饶舌,说妈妈是高攀了,捡个大便宜。

    其实不然。

    妈妈林青苗,来自四川一个贫瘠的小山村,哪怕就是在省份地图上估计也是连个点儿都没标出来。妈妈家里弟兄姐妹七八个,她排中不溜儿,不上不下的最不招人待见。任她再小意儿再努力,断断续续地也只读了两三年的小学,号称高小毕业,勉强地能读个报写个家信。

    妈妈来新疆的目的远不如爸爸那么宏伟壮丽,很简单,辍学后听说,新疆这边有活干有饭吃,为了活命,跟着回家探亲的同乡就这么懵懵懂懂过来了,那时是67年底。

    一块蓝底白花的包袱布,里面一双自己做的新布鞋,就是她全部的行李。新布鞋早已化为军垦大渠中的泥泞与尘土。蓝底白花布,絮了新棉,衬了军绿的底布,此刻正软软和和地包裹着江宝然,并将继续陪伴她直至高中。

    像妈妈这样,被吃饱肚子有工作的美好前景召唤而来的,还有全国各地数以万计的女青年,她们同五十年代初在全国征召的大批进疆女兵一样,对于安定和稳固新疆广大的垦荒建设者们,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。

    荒芜的戈壁滩上,漫天的黄沙尘里,十七岁的妈妈天真,纯朴,清丽,娇嫩。在一群如狼似虎的单身汉当中,经过失恋的打击和劳动的改造,变得相当务实而成熟的老爸,一反知识分子的文弱,起步稳,眼力准,下手狠,一马当先手到擒来,当时不知羡煞了多少同样虎视眈眈的难兄难弟。

    、

    宝然吃饱了。爸爸洗干净上了土炕,相当熟练地(好男银啊!)抱过江宝然,逗弄着。

    尽管老爸的哄小孩手段令人有些黑线,宝然还是乖乖地,很敬业地“被娱乐”。唉!怎么说也十几年没见了,作为一个还没有抗议能力的小奶娃,她小人有大量,就纵容纵容爸爸好啦!

    一边悄悄地汗着,一边去打量妈妈。

    妈妈正在一旁悉悉索索地收拾一些小小的布料衣物。呃,该不会是自己的,哪个什么布吧!对于“尿片”这个日用品称谓,宝然是很有心理阴影的。缘自于前世三岁那年,有次想吃老爸的手擀面片,口齿不清,词义不明的她,跟在老爸身后,跳着脚嚷嚷了好半天:“尿片!尿片!宝然要吃尿片!”

    笑翻了一家人。

    最可恨的是,毫无隐私概念的家人,居然将这一“秩事”,宣传打趣,一直伴随着宝然长大。直到上大学远远离家,才算彻底甩掉这一“奇耻大辱”。

    可悲的是,类似的丑闻糗事,在宝然身上总是防不胜防,相当地娱乐大众,于是人送一绰号“开心果”。

    哼!宝然阴阴地想,这一辈子,可不能再象上次一样糊里糊涂。“开心果”这个别号,听着好听,用起来还是放在旁人身上比较好。

    、

    说实话,江宝然个性中些许的迟钝和憨拙,很大程度上得归功于妈妈的天性遗传。

    昏黄的灯光下,可见妈妈身材丰满,脸庞圆润,是个有着时代特色的美人。妈妈没见过什么世面,自幼的贫穷,更是养成了勤俭,小气,安贫,守旧的性格。

    而妈妈却把自己这种难以改进的性格缺陷,在爸爸的身上,完美地转化为忠诚与依恋,表现为爸爸被害时的不离不弃,家庭困窘时的不悔不怨。在爸爸的身后,在他以一己之力在遥远荒凉的异乡奋斗拼搏时,为他守护起了一个温暖的唯一的小家。

    所以说,婚姻中所谓的配上配不上,谁能说得准呢?!

    、

    爸爸洗去了一身疲惫,抱着闺女,暂忘了满腹心事,坐在老婆的热炕头,很是舒心。

    “我家小囡囡啊,再过几天就满月了哦!爸爸带你去照相!照相知道吗?给囡囡照得漂漂亮亮!囡囡高兴不高兴啊?”

    瞧这话问的!你说我是不回答呢还是不回答呢还是不回答呢?

    呵……困了!江宝然很不给面子地打个呵欠。老爸啊,女儿我这是为你着想啊,我老老实实地睡了,你们俩才好少儿不宜是吧……

    、

    狭小的地窝子内,语声渐息。

    门外,北疆的严冬,雪落无声。

    www.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★★平凡文学★★ 如果觉得重生之乡路漫长好看,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