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:平凡文学 > 回到明朝当藩王最新章节 > 第459章 宁王题诗戏道衍

回到明朝当藩王 第459章 宁王题诗戏道衍

最新网址:www.pksge.com
    众人听朱权如此说话,全都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您这上来题诗,整个就是一柳树开会。

    即便是化诗为词,恐怕也写不出什么佳句。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,竟然夸下海口,贫僧也要给足面子。”

    道衍和尚简单吩咐,便有下人取出一把宝刀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道衍拔刀,只见如镜般的刀身冷气森森映出一张惊白了的脸。

    刃口上高高的烧刃中间,凝结着一点寒光,更增加了锋利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此乃燕王殿下,赏赐给贫僧的宝刀。”

    道衍和尚收刀入鞘,笑道:“殿下若是能妙笔生花,贫僧便将此刀赠予殿下如何?”

    朱权打了个哈欠,“张文远,可喜欢这刀?”

    张文远听闻,点了点头,直言道:“此刀锋利,末将自然喜欢!”

    朱权颔首点头,随后吟诵道:

    “东边一棵大柳树,西边一棵大柳树,南边一棵大柳树,北边一棵大柳树!”

    不时,燕王府众人又是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“我北平五岁娃娃,都做不出如此离谱之诗!”

    朱高煦心情大爽,谁能想到朱权也有今天。

    “任凭你南北东西,千丝万缕,总系不得郎舟住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徐妙锦当即目露喜色。

    前面的所谓柳树开会,与这一句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女子对情郎的挂念,一时间描绘的栩栩如生!

    “妙哉!”

    徐妙云忍不住出口称赞,朱权的表演尚未结束。

    “这边啼鹧鸪,那边唤杜宇,一声声行不得也,哥哥一声声不如归去”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前面的打油诗,变成了绝妙伏笔。

    朱权化诗为词,使得全篇带有元曲情调,令人感觉到婉约缠绵,不失为离愁别绪的佳作,

    “十七弟,真乃大才也!”

    徐妙云美目流转,笑道:“几句续诗,便把全诗激活,把原本开头几句平淡的诗句也变得有了意义。”

    道衍和尚楞在原地,朱权却并不客气,一把拿走宝刀,随后丢给张文远。

    “接着!还不谢过燕王殿下?顺便谢谢道衍大师!”

    “出家人慈悲为怀,刀这等凶器,还是别留在身边!”

    张文远欣喜不已,拱手行礼道:“谢燕王殿下赐刀!谢道衍大师割爱!”

    道衍只觉得有些发愣,这等打油诗,竟然被宁王盘活了?

    “本王今日高兴,跟诸位玩玩对联!”

    一听到“对联”二字,张晓符则默默为道衍和尚捏了把汗,“老和尚啊,你自求多福吧!”

    “大明宁王那张嘴,才是真正的杀人利器!”

    朱权主动握住道衍和尚的手,已经出口成章:

    “日落香残,去掉凡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火尽炉寒,来把意马拴牢。”

    朱权话音一落,朱高煦不明所以,毕竟他只是个冲锋陷阵的莽夫。

    “母妃,宁王叔嘀咕的都是些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只见徐妙云叹气一声,便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反观徐妙锦笑得花枝招展,显然听从了其中深意。

    “大哥!为何道衍大师脸色不佳?”

    朱高燧心中清楚,家里墨水最多的人,除了母妃,就要数这位胖胖的大哥了。

    “道衍大师主动招惹宁王叔,当真是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朱高炽无奈道:“这是一副拆字联!上联‘香’字去掉一个‘日’,加上‘凡’字少一点,便是一个‘秃’字!”

    “下联‘炉’字去掉火,换上一个马,就成了‘驴’!”

    朱高燧目瞪口呆,难怪父王招揽书呆子,就连骂人都特娘拐弯抹角,不带脏字!

    这分明是在骂道衍——秃驴!

    “以后可要小心这群读书人,否则挨骂都不自知!”

    朱高燧心中打定主意,以后定要远离那些个饱读诗书之人。

    没别的意思,就是不想挨骂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放心,大哥我平日里没有拐弯抹角骂过你!”

    “咳咳!大哥,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道衍和尚脸色铁青,他同样博学多才,怎么会听不出这拆字联?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,您骂贫僧不要紧,可不能擅自辱骂佛祖。”

    道衍冷笑道:“佛渡世人,世人愚昧,却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朱权反唇相讥:“人曾是僧,人弗能成佛!”

    又是一道拆字联,“人”和“曾”加起来便是“僧”。

    而“人”和“弗”加起来是“佛”。

    一起读,便是嘲讽道衍不可能成佛!

    “听说大师想为燕王戴一顶白帽子?”

    朱权靠近道衍,用只能两个人说话的声音说道:“只要有本王在一天,燕王便只能保土戍边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道衍和尚只觉得气血攻心,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,随后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“老和尚!”

    朱棣见状,当即传唤王府御医。

    “唉!四哥,你看这事儿弄的,玩不起就别玩……何必搭上自己的身体呢?”

    朱权戏谑地看向道衍,那贼秃分明是太过激动晕了过去,其实屁事没有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朱棣并未理会朱权嘲讽,道衍可是他的心腹谋士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“招待不周,十七弟先去随我用膳。”

    徐妙云大方得体,并未因此失了礼数。

    朱高炽跟在母亲身边,同样陪同在朱权左右。

    至于朱高煦和朱高燧,则已经先去查看道衍状况。

    他们都对老和尚言听计从,可以说是对方得力棋子。

    “高炽,你要努力做个执棋之人,不要像那两个蠢货一样,心甘情愿当个棋子。”

    朱权轻声道:“平日里规劝你父王,兄弟和睦,国家安泰,何乐不为?”

    朱高炽听闻,已经汗流浃背,莫非宁王叔已经看出来,父王的野心?

    道衍和尚的谋划,从未对他这个世子说过。

    “小侄,谨遵宁王叔告诫!”

    “行了,那般严肃作甚,咱们吃饭去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厢房内。

    朱棣屏退众人,笑道:“老和尚,你这般厚脸皮,还能被老十七气晕不成?”

    本来瘫倒在地的道衍,此时起身,显然身体无恙。

    “知我者,燕王也。”

    道衍形如病虎,性必嗜杀,冷笑道:“贫僧今日拖住宁王,就是给他们调兵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宁王不是说过,有他在一日,大明便可国家太平么?”

    “贫僧就借刀杀人,出去王爷最大的威胁!”

★★平凡文学★★ 如果觉得回到明朝当藩王好看,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!